大校網站 中國散文網 聯系我們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紫香槐下 > 詩歌

時光深處的暗影(組詩)

王興偉
 
 
深夜里的熟睡伸著長長的舌頭
腳步是擊碎夢的子彈,翻身起來
朝動靜之處跑去,狂吠……
我不知道它是要嚇退敵人
還是恨不能,撕咬其肉,把骨頭拋于曠野之中
住口,主人一聲令下,它就乖乖地把頭縮了回去
來,主人扔下飯團,它就乖乖地擺尾
主人的一根鐵鍬,猝不及防地擊碎了它的頭
觥籌交錯,來人把骨頭扔得遠遠
遠處,狗吠的聲音又遠遠傳來
小王,喝。客已轉身為主
主已變客,滿臉堆笑
 
2·王天珍
 
破爛的木屋吹進風,他縮進被窩,蒼老的身體
還能夢見二十年前,一路狂奔,在姑娘面前
挺起高傲的頭顱
咳咳……沒有人來看他,春天的鳥兒也不再光臨
對面山上,有人看見他經常游走;也有人看見他
屋頂飄出斷斷續續的炊煙……
再后來,炊煙沒了;再后來,他挺直的身體
變成了濃煙;再后來,沒有人提起他的名姓
 
一個矮矮的土丘,被雨水打平
草木密密麻麻阻斷了人們的了望
也阻斷了他最后的歸程
再后來,挖土機推平了那座山,沒有人談起死亡
談起腐爛的骨頭。天空比原來,空曠了許多
 
3·殺豬
 
打開圈門,廣闊的天地可以任意奔跑
如果是一只虎,立即震嘯山林
如果是一只鷹,立即沖入云霄
如果是一匹馬,立即揚起前蹄
肥胖的身子在衍生另一種哲學
也許磨亮的刀子,只是為了重新發起一場革命
那個叼煙的瘦子,請把目光移開
那個持棍的老頭,請遠離暴力
那些越圍越多的人,請把你們的嘴閉上
二十年后,俺也是一條好漢
 
4·我信了
 
土地荒蕪,栽上的秧苗稀稀疏疏
上次買的兩只羊只有一只了,據說生病死掉一只
一條腿還在梁上懸著。50只雞也越來越少
草木茂密,黃鼠狼也多了
隔壁的小孩嘻嘻哈哈。他不信,但我信了
又一只羊追進圈里,又一批雞放在院壩上
糧食呢,他又面帶憂愁。一包種子
放在他面前。怎么打麻將啊
他開始哭起來
我們都笑了,旁邊的迎春花不知什么時候
竟然開了
 
5·冬日陽光
 
落掉葉子的樹丫精神起來
像一柄刺向天空的利劍
與天空平行的電線拉動一把鋸子
油菜伸開雙臂,拉開一個偌大的口袋
……
走著走著,羊在山上咪咪叫,它從不擔心
刀子。魚游出水面
它從不拒絕,人間撒下的餌
走著走著,一只螞蟻把心門打開
也忽然變得高大起來
 
6·數數
又是一年,掰著指頭
我都把一棵小樹數成了大樹
把一頭牛數得毫無蹤跡
把一只狗數成了好幾只
門前的山矮了,我沒敢說出來
屋后的河淺了,我也沒敢說出來
李四爺走了,她與母親同歲
我還是沒敢說出來
桃花開了,我心上淺影一閃
一只受傷的貓站了起來
你好。我還是沒能說出來
 
又是一年春好時
我在燈影燭花中又忘記了數數
 
7·母親
 
我把土地比作母親,糧食就是我吃的奶
我把天空比作母親,空氣就是我吃的奶
我感情充沛,把河流與山川
都比作了生我養我的母親
我的兄弟姐妹很多,握手的與不握手的
熟悉的與不熟悉的都是,他們面容慈祥
也有的人模狗樣,在背后舉起鋒利的刀子
母親,我在墻角哭泣,除了影子
再也找不到一個安慰的人。只有一個
恍惚的影子在夢中出現
母親,那不是你嗎?一縷青煙,一撮泥土
還有一滴露,可那真的是你嗎
一句四十年前的叮囑,怎么飄不散
 
8·衣錦還鄉
 
堂哥走了,深圳的大街上有人看見他的影子
當然,看見他的人也沒有回來。據說
還干十年,他們才衣錦還鄉
鄉村的許多人都這樣,散布在不同城市
都有一個十年衣錦還鄉的夢想
十年了,他們都沒有回來;即使回來又走了
鄉村只剩下稀疏的幾戶,在空蕩蕩的曠野上
作最后的堅持……
去年,姜永華死了;今年,王天珍死了……
鄉村空了,堂哥也富了
但他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
 
9·像蚯蚓一樣堅強
 
一條蚯蚓被挖成兩半,兩半分別掙扎了一會
朝兩個方向走;淘氣的小孩不知道
什么是痛苦,又將一半分成了兩半
四種毫無反抗的痛苦,扎掙著朝四個方向慢慢爬
好奇的小孩嬉笑著走了,他不知道
他遠在廣東的父親,去年斷了一根手指
今年又斷了一支手,還是堅強地
在人多的地方吆喝,那樣子
真的就是一條折斷的蚯蚓
可憐的孩子還不知道,在鄉村與他爸爸一樣的人
至少有五個,他們在不同的城市
不同的街道,慢慢爬
 
10·懺悔
 
我請求對著星空懺悔
我恨過的人一生平安,罵過的人一生幸福
阿門,我吃過其肉的小羊小狗們
對不起,生命不可輪回,只愿你們
來世成人;今生,就讓你們的主人
欺我,騙我一百遍……
 
阿門,我不是基督教徒
也沒有做晚課的習慣
面對遠近高低不同的苦難
我只是為了讓心靈
點一盞平和的燈
阿門,所有的刀劍都是秘語
所有語言都有隱藏的鋒芒
阿門,流水之下
兩個不安分的原子,在高溫中
徹底分離開來
阿門,我閉上眼睛
黑夜在撩撥我的眼皮
 
11·不別歉意
 
污陷一個人,一輩子不得安寧
那么污陷一棵樹、一只貓呢
眼睛蒙上灰塵,家里的魚少了一條
我得尋找原因,弟弟太小,哥哥太兇,姐姐太惡
就是你們了,砍掉與殺死都無悲傷
無反抗、無嘆息。陽光仍然是金色的
大路的前方,是充滿迷幻的宮殿
就是你們了,當我遭遇教堂或者神廟
就想起低泣,或者痛苦的靈魂
在等待一場公正的裁決
可憐的人啊,不別歉意,這是上帝賦予你的權力
我仿佛又聽見神在低語
就是你們了,一群拿刀的人撲過來
有人的脖子咔嚓一聲斷了
 
你不別歉意,不別。神仍然如此低語
 
12·懶床
 
躺在床上,太陽升起,我已經醒了
反反復復不起床。被子溫暖,是以抵御嚴寒風霜
懶床是一種依賴。哥哥懶過,弟弟懶過
甚至老師、同事也懶過。懶著
也能生出另一種溫暖
這世上,恐怕沒有不懶床的人了
大地是一張溫暖的床,父親躺在上面,懶
得不愿時,就偷偷長出草木
在我心上抽上一鞭
起床了,我想世上有同一種聲音
在早上同時喊
最后更新
熱門點擊
  1. 一起走過
  2. 鄉村信貸員
  3. 月光下
  4. 鳳冠山下
  5. 讓我再喊一聲娘
  6. 相 識
  7. 詠金絲峽谷
  8. 把光陰挽留
  9. 清風禮贊
  10. 致中國姑娘葉詩文

香港白小姐一码中特